您当前的位置:延吉新闻网 > 新闻中心 > 社会民生 > 正文

【战“疫”临时党支部】崔美娜——集中隔离点的守护天使

2020-03-27  标签: 来源:延吉新闻网  作者:付杨
  上午9时,一个身影准时出现在了延吉市疾控中心管理集中隔离点的走廊里。她身穿蓝色防护服,戴着透明护目镜,穿梭在各个楼层之间,叩响房门,轻声叮嘱,认真记录,用心用情守护着在这里的每一位隔离人员,陪伴他们度过煎熬而又难忘的14天。

  她就是延吉市疾控中心艾滋病防治科护士崔美娜。

  多次请缨 执着要求上“疫”线


崔美娜做体温登记 付杨 摄


为隔离人员送餐、送水

  崔美娜今年37岁,从学校毕业后,她从事了多年的临床工作。平日里,崔美娜的工作就是“一线”,为HIV及AIDS病患者采集血样、进行随访,每天暴露在与艾滋病相关的危险因素中。

  疫情暴发后,身为党员的崔美娜多次向领导请战,希望前往疫情防控第一线,但由于她的身体原因,领导拒绝了她的请求。原来,崔美娜在2018年及2019年进行了肺部切除术和额下纤维化切除术,这使她工作起来会比别人更累、更吃力,也更容易被感染。然而,她却未因身体原因退缩,时刻准备着冲到防控最前沿。

  随着疫情防控形势的不断变化,延吉市在全市设立集中隔离点,安排境外返延人员进行集中隔离医学观察14天。根据上级部署,市疾控中心承担其中一个集中隔离点的管理任务。接到任务后,崔美娜再次请战,与4名疾控工作人员组成工作队,入驻集中隔离点,每天都在隔离点工作、吃、住,在这个危险的地方安了“家”。

  不惧危险 防控疫情冲在前


崔美娜看到隔离人员没有按时吃饭敲门询问 付杨 摄


为隔离人员测体温


为隔离人员整理房间

  入驻集中隔离点后,崔美娜充分发挥专业知识,根据集中隔离场所布局,快速有效划分隔离区、半污染区、清洁区,制定好工作预案、流程、隔离制度,并做好醒目标记。由于该集中隔离场所为培训用宿舍,房间里没有公共电话,也没有服务人员,疾控工作人员既当医务员又当服务员,随叫随到,提供24小时服务。

  从入驻集中隔离点的第一天开始,每天早上七点,崔美娜穿戴好防护装备,便投入到一天紧张的工作中。一日三次送餐,上下午测温观察,回收医疗和生活垃圾,收集隔离人员各类信息,做好他们的心理疏导,尽量满足他们的各种需求……

  防护服密不透风,身上的衣服很快就被汗水浸透,护目镜上的雾气让视线变得模糊不清,严密的口罩让崔美娜的呼吸变得急促起来。尽管有诸多不便,但她仍手握纸笔,挨个房间记录体温并询问疾病史,如发现隔离人员有高血压、糖尿病史,她就一一记下来,提醒他们按时吃药。

  入住集中隔离点的隔离人员分布在不同楼层,一天下来,崔美娜不知要楼上楼下跑多少回,要是遇到隔离人员忘记测温或出现观察体温,她就要再多跑上好几趟。结束后还要填表报表,从早忙碌无休直到深夜。
每当隔离人员需要生活用品或房间设施出问题时,崔美娜都抢着去,她说:“我感控工作经验多,我去。”

  延吉市疾病预防控制中心(卫生监督所)副主任、副所长张新辉说:“美娜平时话不多,但工作做得最多,在这里我听到她说过最多的话就是‘没事’‘我去’,她干工作总是默默无闻的。”

  用心守护隔离对象当家人


疾控工作人员清理生活垃圾 付杨 摄


崔美娜为解除隔离人员发放《解除集中隔离医学观察告知书》 付杨 摄


送走解除隔离人员的崔美娜返回隔离区继续工作 付杨 摄

  在崔美娜心中“隔离人员”都是家人。“被隔离的大部分人其实都很焦虑紧张,还很害怕,我们作为唯一能与他们接触交流的人,既要照顾好他们的生活,更要做好他们的心理建设。”在做好防控工作的同时,崔美娜又当起了隔离人员的心理疏导员。

  在集中隔离点里有一位57岁的女士,因从疫情重点地区返延,她被直接安置到集中隔离点隔离观察。由于之前没有任何心理准备,刚到延吉就被送到集中隔离点隔离,加之当时体温为37度,属于观察期体温,种种因素导致这位女士情绪十分激动,到隔离点后对自己被隔离的现状非常不满。

  把这些看在眼里的崔美娜以测量体温为由,来到这位女士的房间,主动与她沟通,把延吉市疫情防控形势、政策,以及她最关心的问题都耐心地解释了一遍。通过聊天,这位女士的情绪慢慢平静了下来。第二天,崔美娜还是不放心,又早早地来到这位女士的房间,嘘寒问暖,了解其有什么需求。正是这种无微不至的关怀,最终令这位女士安下心来在这里隔离。

  在隔离区里,每个房间门口都有一个小凳子,一日三餐会准时放在凳子上,隔离人员拿进屋里吃完后,随生活垃圾一起放置在门口,集中收走。巡查中,如果发现房间外的盒饭没有拿进去,或是生活垃圾没有按时放出来,崔美娜就会敲开房门,与隔离人员对话,通过聊天观察隔离人员的身体情况和精神变化。

  巡查过程中,很多隔离人员主动打开房门,崔美娜都会耐心地询问,跟他们唠上两句。“我穿着防护服走路会发出‘哗啦哗啦’的响声,他们在房间里一听就知道是工作人员上来了,就会把门打开个缝,跟我们打个招呼或是问问其他人员的身体情况,毕竟他们还是很寂寞的,也怕同乘人出现确诊病例,跟我们说说话他们会感到比较安心。”

  不管是白天黑夜,不管穿戴防护服有多繁杂、多不舒服,只要隔离人员有需求,崔美娜总是第一个冲到隔离人员房间,耐心地与隔离人员聊天,安抚他们的情绪。在贴心的服务下,隔离人员都把崔美娜及其他工作人员当成了在这里的依靠和精神支柱。

  每天晚上做完所有工作,崔美娜才有时间与5岁的儿子视频。因工作原因,崔美娜爱人长期在国外工作,平日里都是她独自带孩子。自疫情发生后,她在大年初二就把儿子送到了奶奶家,下班再去看看孩子。在入驻集中隔离点后,她就再也没见过儿子,只能从视频里看看孩子的脸,听着儿子用稚嫩的童音一声声唤着“妈妈,妈妈”。

  3月18日,首批入驻崔美娜所在的集中隔离点的境外返延人员隔离期满,解除隔离允许回家。崔美娜一早就忙着为大家办理手续,告知注意事项。“每个人走的时候都很真挚地跟我们说一声‘谢谢’,很欣慰,也为他们感到高兴,他们坚持着熬过了最难的14天,终于能平安回家了。”崔美娜笑着说。

  刚送走了第一批“家人”,崔美娜回屋又穿上了防护服,戴上了护目镜,走向隔离区,因为还有“家人”在等着她。狭长的走廊里,崔美娜逆行的背影忙碌而高大,奔波的脚步匆忙而坚定。

  “疫情不散,我们不退。”崔美娜仍与同事们坚守在集中隔离点,用无数个14天守护着隔离人员的每个14天。


【责编 王春荣】

微信 扫一扫 关注《延吉新闻网》公众号
延吉新闻网版权与免责声明:

凡本网注明“来源:延吉新闻网”的所有文字、图片和视频,版权均属延吉新闻网所有,任何媒体、网站或个人未经本网协议授权不得转载、链接、转贴或以其他方式复制发表。

已经被本网协议授权的媒体、网站,在下载使用时必须注明“来源:延吉新闻网”,违者本网将依法追究责任。

更多民声延吉民声热线

  • 咨询求助
  • 建言献策
  • 投诉举报
  • 赞赏表扬

公益广告·专题推荐